Anew

某人在这发点小文
欢迎来聊天

要糟Σ(ŎдŎ|||)ノノ

想起来一个月什么也没有码,仅存不多的良心忽然感到了惭愧
……
然后,我……嗯……大概要……
短!弧!了!
只是不能上乐乎,我还会码字啦,到暑假发多点什么的

『顶锅逃跑』

【数字松/背过身去】

#我文ooc有保障
#过量细节描写
#有随便取地名
#十四松说话较正常

      昏暗小巷里隐隐约约散发出劣质烟草混合汗臭的呛人味道,让闻到的人忍不住直皱眉头
      在臭名昭著的黑街,盗窃、抢劫、斗殴乃至枪杀是每日的主题,人类的渣滓社会的蛀虫聚集在这片暗无天日的土地上,如同下水道老鼠一般苟延残喘
       然而,两个不属于这里的少年却远远的走了过来
      年长些的少年猫背戴着口罩,乱糟糟的头发有些挡到幽紫的眼眸,看起来很是漫不经心,只是一只手掌握紧另一个少年的手臂,流露出他的警惕
      年少些的少年有着金黄色的瞳孔,眼中晃动着太阳的色彩,少年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来到多么混乱危险的地方 ,脸上依然挂着大大的笑容
       “一松哥哥,”金黄眼眸的少年问,“今天哥哥也要工作吗?”
       被称作一松的少年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,从衣兜里掏出几只棒棒糖递给他
      “就在这里等我吧,背过身去,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,十四松?”
       十四松把一只棒棒糖放进嘴巴,开心的回答:“我知道!在一松哥哥回来之前不许转身!”
       一松伸手揉了揉十四松的头发,表扬道:“聪明孩子,我马上就回来”

       一松从小巷出来时十四松正背对自己挥棒球
       “447…448……449…450!”
      十四松精力旺盛的喊着挥棒次数,察觉到背后的一松,立即停止了练习,转身扑向他,险些把一松扑倒
      “特大加号本垒打!”
       忽然,少年发现哥哥似乎有些疲劳
       于是关心的问:“哥哥的工作是干什么呢?总是很麻烦,十四松也要帮忙!”
       一松愣了一下,难得露出微笑说:“只是给别人灭鼠而已,你不用掺和进来”
      「你只需背过身去,那些阴暗不必知晓」

【速度松/我的松野小松】

#不想4月断更,滚来摸鱼
#轻松视角,有ooc
#黑了把三男

      总觉得长男有点像条大型犬啊
      迈着回家的脚步,轻松这样想着
      黏人又爱冲着你撒娇,还很怕寂寞
      总是跑在人前面,那样的速度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追赶上的
      但是永远不必担心被他丢下,那个人一定会守在前方等待着你跟上去
      仿佛有着无形的项圈套在他的脖子上,将他和自己锁在一起,逃脱不开,挣扎不掉
      于是只能待在主人身边,再不可能自由
       呐,松野小松,可是我的私有物
      可是啊,那项圈勒住的只是他一人,主人只要松开手,就能走掉
       所以离开时不来告别,是因为感觉被抛弃了吗?
       真是可爱
        有在偷偷地难过吧
       不过是绝对不会怜悯你的
       要知道,被扼住咽喉的人并不只有你呀,就当做是,害我被缚束的小小惩罚好啦
       嘴角上扬成愉悦的幅度
       轻松略微加快脚步,准备在推开屋门时对他的松野小松说声“我回来了”

【色松/复活】

#ooc有点严重
#cp的话是色松/速度/末松
#除空松外全员妖怪设定
#应该算站在小松的视角(?)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这么想救他?”狐神小松看着伏在地上的猫又问道
        那只猫又很坚定的点了点头
        小松叹了口气,苦口婆心的劝说,“复活人类虽然没有妖怪那么困难,可代价也是你区区一只猫又承担不起的,我劝你最好放弃这种想法,为了一个人类这样做真的值得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猫又仍然坚定的点头
         小松觉得自己的头疼了起来,那只叫一松的猫又他是认识的,只是一松不是一向以不近人情著称吗,怎么五年没见就为了一个人类要死要活的
        “你确定?”狐神再次发问
         猫又继续点头
         狐神开始怀疑自己遇到了假的松野一松,“那个,为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的,猫又却听懂了
         “他比我重要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一松说出了来找狐神后的第一句话
 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明白”小松恍然大悟,“一松你是爱上那个人了吧”
  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声说出来小松也是抱着逗逗一松的想法,不料猫又承认的坦坦荡荡
 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事实”
  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假一松吧!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承认了诶!没想到一松你居然是这种妖
          猫又似乎不耐烦了,语气冷冰冰的问道,“你到底答不答应?”
          “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嘛”,狐神跳到神殿的香案上,九条尾巴一甩一甩,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,“来来来,先给哥哥笑一个吧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小松!”
          一松的声音透着恼火
          狐神忽然收敛笑容,变得严肃起来,“你要知道,这么一来很可能你连自己的命都会丢掉,即便如此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确定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事先声明,以你的修为是等不到看他醒来的,其实你可以等着他转世啊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每个灵魂都能转世,开始吧,我知道你是好心,但你明白我的感受”
         真是的,明白什么?爱一个人的感受还是失去一个人的感受?
         唉,不要揭伤疤嘛,哥哥我当年要是有你那么坚决就好了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算你走运,哥哥我今天做个好事,搭条尾巴帮帮你”
         一松还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,就忽然感到睡意涌来陷入了沉眠

       睁开眼睛一松看到的是一抹蓝色
       “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啊,还是不要让这个梦醒来好了
        一松这样想着,闭上嘴巴,安静又贪婪的注视着眼前的心上人,把空松盯的心里发毛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”空松有些尴尬的问道,“我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,只是我想你了”
        反正是梦的话,说出来也无所谓吧
        猫又如是想,下一秒就被某人拥入怀抱
        “my  litter  cat 今天真是坦率的可爱”
         等等!这个温度,这个触感!莫非是真的?
         “啊啊啊!臭松给我滚开!!!”

        狐神殿里,小松倚在床榻上,八条尾巴光泽黯淡
         一只雪女走上前调侃:“真是没想到,狡猾卑鄙的小松大人竟然也有白出力的时候”
         狐神笑骂:“怎么?那只辘终于嫌弃你是个男雪女,让你寂寞的来找哥哥玩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雪女白了狐神一眼,说:“”怎么可能有这种事?我说,你也别等那个浑身长眼的家伙了,再找个妖怪多好”
         狐神笑笑说:“我也想啊,可是那家伙回来没人要的话肯定会哭的很惨的,哥哥我就勉为其难等等他好了”

【红松/花吐症】

#真·幼儿园文笔
#自我满足系列
#意识流混乱剧情
#椴松视角
     关于速度松那篇的补刀,为小椴助攻找的理由,没什么糖,往事纯属捏造,
     以上

     第一节美术课,老师说我们来学色环,我学着学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
     「红色系蓝色系绿色系紫色系黄色系,为什么没有粉色系,果然我是不被需要的吗?和哥哥们格格不入的人是我啊」
      “不是哟”,小松哥握住我的手,“因为我们俩的关系太好了才一个系的,所以,不要哭了”
      真温暖,这就是小松哥的温度吗?

      手心的温度,自信的笑容,摸鼻子的小习惯,自称哥哥可是长男这种话
      喜欢,你的一切都喜欢
      喜欢小松哥,兄弟里最喜欢小松哥,所有人里最喜欢小松哥
      喜欢的雪球越滚越大,累积成庞然大物
      我,可能是爱上小松哥了吧,不是小松哥,是松野小松才对
      可是,你永远也不会爱上我
      我是知道的,你心里住着的那个人,是轻松哥
      多可笑!
      这算什么?
      亲兄弟之间的三角恋吗?
      不,自始至终,只有我是一厢情愿,你们两个,可是两情相悦啊

      这场感情,我既旁观也当局,明知一切都不可能,却还是抱着“只是看看而已”的想法默默的注视着你们,看你们互相暗恋,看你为了某个人而患上花吐症
       啊啊,是幸运的四叶草呢,因为他也爱着你吗?
       真是,让人嫉妒啊
       咽喉忽然涌上异物,弯下腰猛咳
       红色的花瓣融化在鲜红的血液里,都是你的颜色
       小松哥,如果爱一个人的代价是生命,求求你,让我恨你好不好?

      偷偷地看着你爱的人,眉毛皱的那么厉害,是在担心你吗?
     真好,他也爱着你,真好
     咽下涌到嘴边的花瓣和血水,“去看看他吧”
     真是讽刺!我竟然有说这种话的一天,实在是心有不甘
      “那你呢?”
      “我?我还要去爬山啊”
       只是那山顶的风光,我是再也领略不到了
       看着那抹承载着我无限艳慕的绿色逐渐远去,我忽然微笑起来,然后轰然倒地

      昙花酿一季只为一现,我对你的爱酿了十五年却只能埋葬在心底
      即使我注定的得不到幸福,还是希望你能够幸福下去
      那么再见了,松野小松

※End

【速度松/花吐症】

#真·幼儿园文笔
#自我满足系列
#走个流程的剧情
#末子助攻

(1)

    “小松哥真的不一起吗?总觉得你最近好奇怪,爬山的事明明是你提出来的,自己却不去……” 椴松欲言又止
     “托蒂你放心啦,哥哥我只是更想玩小钢珠而已,担心的话就借我钱好了”小松一面笑着回答,一面用手做出要钱的动作
       一旁的轻松火大起来:“你这混蛋长男,只知道死要钱!”
       “看来小松哥真的是什么都不打算说呢”椴松叹了口气,“那么我们就出去和空松哥他们会合了,你自己多保重”

(2)

      「呼,终于走了」
       直到脚步声小到听不见,小松才停止压抑,弯下腰放声咳嗽起来
      “咳咳咳…咳咳咳咳咳…咳咳咳咳……”
       酣畅淋漓,痛苦至极,掌心四叶草在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愈发青翠
       看了眼手中的草叶,小松像抱怨又像感慨“你的颜色啊”,声音虚弱沙哑

(3)

       轻松和椴松并肩走在路上,谁也没有吭声,周围安静的只有脚步声和呼吸声
       “呐”,椴松打破沉默,“轻松哥你,很担心小松哥的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!我只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如此,你回去看看小松哥吧,那个混蛋好像是遇到什么麻烦了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呢?不一起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?我还要去爬山啊”

(4)

        跌坐在地的小松、大片大片的血迹以及……血迹中的四叶草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这是轻松打屋门看见的第一幕
         “花…吐症?”
       「你已经爱上别人了吗?」
         “是谁?”
       「那个让人嫉妒的家伙」
        小松却没有回答,只是抬起头,看向那片遥远的绿色:“哟,撸松怎么回来了?”
       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,漫不经心的语气,躲躲闪闪的回答,轻松忽然感到无名的恼火:“该坦白的是你这混蛋吧!是不是我不回来,你就准备瞒我到死啊!”
       小松还是一幅爱理不理的样子:“咳,你激动个什么劲啊,得病的人是哥哥我诶…咳咳…咳咳咳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去告白啊!”
      「至少活下去,即使是和别人」
        “别开玩笑了,咳,怎么可能成功”
       「对着自我意识爆表的亲弟弟说“我爱你”吗?」
         “起码试一试,万一有可能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 「啊啊啊!我在说些什么啊!把那个混蛋拱手送人吗?」
         “咳,真是的……”小松笑了起来,“过来一下吧”

(5)

       「这可是你说的啊」
          猛地拉住轻松的衣领,将嘴唇覆上去
        「呐,这个吻,就作为被我爱上的代价吧」
          轻松被小松的举动吓了一跳,“你…呜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我爱的人是你呀,很恶心对不对,竟然喜欢自己的兄弟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诶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一定后悔刚才说的话了吧,害的你知道了这么不堪的感情,甚至还被我亲到了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哥哥我是不后悔啦,死前至少坦白了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果然做不到瞒你到死啊,如果你讨厌我也算记住我了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闭嘴啊!”轻松终于忍不住打断小松,“其实,我……也…也喜欢你啊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明明“喜欢”两个字的声音小到听不见,小松却明白了轻松的意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诶……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来,花吐症已经好了

※End